桜nya

萌清水腐的未成年人喵樱。不会画画和写文。混圈:
凹凸(瑞金/安雷安/雷卡/凯幻)
弹丸(十苗/苗雾/狛日/日七)
实况rps(p芬/12m/道魔/陆绝)
qq号457944702,既然关注了就顺眼k下呗

【陆绝】打阴阳师不如谈恋爱

*一点碎碎念。

突然产生的脑洞..想看这两个人打阴阳师的样子于是就写了(´-ω-`)

*ooc有

*小学生文笔让大佬们见笑啦

就当作是新年贺文?

------------------------------------
“知道吗!夫人的雪女六星啦!”
“哇!真的假的?好厉害!”
“六星…雪女?有多强?”
“暴风雪砸一下白字2000呢!超强!”
“我的天啊,输出雪女啊。”
“半输出半控吧,总之好强。”
“不过,我听说那是因为夫人没有别的sr了..只好把唯一的雪女升六了吧?”
“听起来好有道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找到比我更非的人了…”

“喀嚓。”

陆夫人忍无可忍地关掉了直播,只留下几排懵逼的弹幕在屏幕上飘着。

他粗暴地抓起手机,打开阴阳师。自己的六星雪女正在浮在院子中,周围环绕着亮晶晶的雪花特效。他点进式神录,一遍遍地翻看着,想要把那个被一万只r卡埋没的ssr找出来…很显然是不行的。很快他接受了事实,怏怏不快地关上了手机屏幕。

陆夫人瘫在了床上。感受着自己平稳的呼吸,他的四肢渐渐放松下来,烦闷的心情也有所缓解。

几个月前,Pi突然在他那个顶着夜雀头像的qq号上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泪滴陆我给你说,这个叫阴阳师的手游特别好玩。”

“哦。”陆夫人淡漠地回复他。

“你反应怎么那么冷淡。”Pi发了一个猫咪的可爱表情,“我给你说,这手游不一般。”

【图片】

陆夫人带着一丝好奇心理戳开了这张图片,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棕色的框,框中整齐地排列着卡牌。卡牌上有各种各样的小姐姐,还有很多一看就是基佬的男人。这些卡都镶着金边,闪闪发光。

“不就是普通的卡牌手游嘛…这有什么特别的?”
“这是一个对非洲难民非常友好的卡牌手游。”Pi冷不丁冒出一句话,立即引起了陆夫人的兴趣。

“此话怎讲?”他小心翼翼地问。

“这个游戏的最高稀有度卡—ssr,被抽出来的概率…高达百分之二十五。基本上这个游戏的所有玩家都有十多只ssr……”

陆夫人看到这里,立刻关闭了聊天窗口,果断下载了这个游戏。

“Pi原来还是有点良心的。”陆夫人一边看着下载进度条缓慢地前进一边愉悦地想,“我盼着偷渡盼了多少年了。”

游戏下载完毕,他便欢欢喜喜地打算开始体验欧洲人的生活。

进入游戏后,首先是一段看上去很华丽的剧情,然后就莫名其妙地展开了战斗,和对面那条发疯的柴犬打架。他本来对这只类似小绝的狗还是有点兴趣的,但发疯后这只狗突然变了品种,这让他的心情很糟糕。

陆夫人很不耐烦地操作----他要等抽卡。

能跳过的就跳过,总算盼来了这个环节。

进入召唤界面,陆夫人迫不及待地点了召唤。

一张长条形状的纸突然贴上了屏幕,把陆夫人吓了一跳。他比着教程上的图描了一个五角星,然后就目送着这张符咒,承载着自己变欧的愿望慢慢远去。

他迫不及待地盯着屏幕。随着耀眼的特效,他的第一只式神也就这么登场----

【r 三尾狐】

他有点儿失望,所幸还有一次机会。“这次再不出货就立刻删游戏”他这么想着,无暇顾及新式神的样貌,匆匆返回召唤界面。

又是一次画符,然后又是一段特效-----

【sr 雪女】

“哇!”陆夫人看着这个一身纯白的美丽的少女,心花怒放。老子第二抽就出了sr!

他赶紧截图发了一条微博,内容就是“我陆夫人正式脱非入欧”。评论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涨,他的情绪也随之高昂。匆匆忙忙看了一眼评论,里面都是什么“夫人好可怜啊,心疼”“摸摸夫人”“又疯了一个”,虽然心中带着疑惑,但这仍然无法改变自己的决心:

我决定了,我要入坑!

然后,他的噩梦也就正式来临。

被人告诉ssr的爆率其实是百分之零点五是一回事,听说雪女这个式神相当于新手奖励又是一回事,更关键的是,从抽到雪女那天起,他竟再也没有抽出过任意一个r以上稀有度的式神。
夫人差点弃坑,不过自从他知道还有碎片副本的存在,他就有了新的目标----拼出一只鬼使黑!
于是,他便每天24小时守着妖气封印,一看见有人组队就像疯狗一样往里冲,最后变得一看见“鬼使黑”这三个字就开始兴奋。他差点真开始怀疑自己是疯狗了。记得有一次,他一不小心进了一个60级大佬的车,他的娇小柔弱的雪女一开始战斗就被涂壁活生生撞死,气得夫人差点爆粗口骂涂壁土逼。

然而并不如意,每次打完副本,最多掉落一片碎片,多数时候都是一片不掉。

就这样过了两天。

夫人惊喜地发现,只需要再来一片碎片,他就能拼出自己的第二只sr---鬼使黑了。于是,他更加像疯狗地守着妖气封印,不分青红皂白,只要看见一个字“鬼”,他就往里冲。好多次他都一不小心进了饿鬼的副本。

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打了一天,竟然一片也没有掉!

陆夫人退游了一周。

再玩,他就一直玩到了现在。

又开始玩是因为他听说这游戏维修服务器又延迟了,发了不少蓝符。于是他便重新下载,打算去碰碰运气。

R.

R.

R.

R.

……

陆夫人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绝望。



想到这里,陆夫人不禁用所有他知道的放飞自我的话,把Pi骂了个遍。果然那家伙一点良心都没有。

作为公认的欧皇,那家伙已经把所有的ssr收集全了,新出的ssr辉夜姬,他更新后第一发蓝符就抽到了。每当这种时候他就会得意地说:“人生的大起大落还不仅如此……”

啊,这破游戏真难玩啊…

陆夫人打了个哈欠。他昨天熬夜肝1000勾玉,各种求协作,凑齐11连,然而还是没有sr。朦胧之中,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小绝的脸。

好久没跟他说话了吧。

他似乎放假了啊…

那家伙现在会在干什么呢?

陆夫人突然感到太阳穴发痛,也许是因为太累了。

好好好,睡觉睡觉。

“等醒了之后,我就删游戏。”

“然后,去找绝儿玩。”






“这是什么?”陆夫人打算看他的雪女最后一眼,却发现了一封信件,他盼着又是什么蓝符补偿,好让他抽到ssr,删游戏也没有遗憾了。

“阴阳师sama,特邀您去平安世界做客。”

他只看进去了这么一句话,便感觉不对劲了。身体突然变得轻盈,世界翻天覆地,旋转起来,被搅和成了一片混沌。他头晕目眩,似乎一个黑洞出现在自己面前,想把他吸进其中。

陆夫人再度失去了意识。

- - - - - - - - - - - - - - - - - - -

小绝唉声叹气。

夫人和他之间的互动越来越少了,这是几个月前开始的。

但是,这并不是他心情低落的原因。

“我都三十级了,怎么还是一个ssr都没有!”

自从得知夫人不和自己联系的原因是开始玩一个叫做阴阳师的游戏,他便十分好奇。

“到底是什么样的游戏,才能让夫人对我都失去了兴趣?”

正好“IGAY”过年放假,小绝便打算前去试毒。

结果,自己也开始沉迷这个游戏。

更气的是,自己并不是个欧洲人。大概玩了一周,今天的他仍然没有ssr。

“好想要个青行灯哦。好想要个妖刀姬哦。”

小绝唉声叹气。

粉丝都给他提议说弃坑,他们都说:

“夫人肯定想你了。”

小绝突然感觉很困。

-- - - - - - - ------------------------

“再抽完最后一波,没有ssr我就弃坑!”小绝看着自己的25张蓝符,终于下定了决心。

【r】

【r】

【sr】

【r】

【sr】

【sr】
......

眼看就抽完了。

依然没有ssr啊,看来只能弃坑了。

小绝正打算退出,突然发现自己还有一次现世召唤的机会。

他拿起一张空白的纸,抓起铅笔潦草地涂了一个鸟居的召唤阵。

“马马虎虎,倒是能辨认。”他将手机对准召唤阵,然后仔细地将紫色的符咒拖入其中。

紧接着是一段闪光特效加振动特效。

在这期间小绝无意把目光放在屏幕上方,然后,那里出现了ssr三个显眼的字母。

“哦,哪个欧皇又抽到ssr了…”小绝冷漠。

直到小绝看见屏幕左上角自己的游戏id。

“哦……”

“啊?”小绝一激灵,直起腰来,惊恐地望着屏幕中央。

【ssr—小陆男】

“是小鹿男啊…”小绝放下心来,这个式神刚由辅助改成了输出,成为了废物ssr,自己仍然可以放心地弃坑。

不过,网易爸爸啊…这个小鹿男怎么有点不一样?

且不说这屏幕上的错别字,拖动屏幕仔细一看,这只小鹿男为什么会有一头飘逸的紫色长发?他的头上为什么会插着一把flag?

这只小鹿男怎么那么眼熟?

“夫…夫人?”小绝惊了。

那只类似夫人的小鹿男直立着望着自己。

“…绝?”

我的天啊!他说话了!

小绝亲眼看着那只小鹿男的嘴皮子动了动,飞出了熟悉的声音。他惊恐地开始尖叫。

“傻逼绝。”小鹿男,不,陆夫人无奈地笑了笑。

“乖啊,别叫了。是我。”他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望着小绝。

小绝乖乖地闭上了嘴,仍是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

“你也玩这个?”陆夫人抿嘴一笑,“这垃圾游戏,无聊死了,连个短发眼镜的妹子都没有。”

小绝明白过来夫人的暗示,脸唰地红了。他手忙脚乱地关上游戏,把手机丢在一旁,仰头在沙发上躺下。

出什么事了?

小绝理了理杂乱的思路,仍然无法理解刚刚发生的事情。陆夫人变成小鹿男了?还在屏幕里面跟他说话?

闹鬼了?

好奇心促使小绝又拿起了手机,打开了阴阳师。一进入游戏,小绝就看见了那头鲜艳的紫色大波浪卷。

“原来这里站着的是狼姐来着…”小绝感到无法理喻,便操纵着人物来到庭院中趴着的夫人面前。

“刚刚跑哪去了,吓我一跳。”夫人抬起头盯着自己。她那张鹿脸上写着不满。

“夫人……你进我游戏了。”小绝答非所问,吞吞吐吐,“这是…是灵…灵异事件?”

“你是智障吧?”陆夫人翻了个白眼。小绝眼睁睁地看着一头披着紫色大波浪卷的鹿翻了个白眼,感到十分有趣,不禁噗嗤笑出了声。

“哈,哈,哈,你是玩游戏玩傻了?”陆夫人也跟着干笑了几声,“快想想怎么让我回去。”

“回去干什么?”小绝止住了笑,换上一副正经脸,“我给你说,你现在这个样子挺好的,特别好。”

“好个屁好。”

“夫人…”小绝使出杀手锏。他睁大眼睛眼巴巴地望着屏幕中的夫人,“在这儿陪我一会儿嘛`~我想感受一下ssr的光环。”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撒娇?”陆夫人心软了下来,“那好吧,就让你玩一会,就一会,然后就想办法回去。”

“谢谢夫人!”小绝心花怒放。

“总之先把我升到六星?”

“夫人我才三十级,只有个五星,你让我捣鼓一周估计都升不出来。”小绝转念一想,“哦对,那你就可以多待一周了。”

“我呸呸呸。”陆夫人吐出鹿舌头,“那你想跟我玩什么?”

“呃…刷刷探索,打打大蛇之类的吧。我还有几个蓝色经验素材,要不都喂你好了。”小绝说罢,立即打开式神录,找到了顶着夫人头的那匹小鹿男。

“喂!”小绝刚要点育成,陆夫人突然说话了,“我从来没有吃过这玩意!我拒绝。”

“哈?”小绝一愣,“不会吧?式神都爱吃这个的。”

“问题是我不是式神啊!我是陆夫人,神奇陆夫人。”

“你连蓝蛋都吃不下去,还敢称神奇?”

“我既是小鹿男又是陆夫人,你觉得我神奇吗?”陆夫人反问道。

“好吧。”小绝思考。

“要不然你把自己当成式神好了。”

“我再傻也没那么傻…”

“就当一会儿。”

“可以是可以,但即使是那样,我还是接受不了。”

“啊啊,那怎么办?”小绝发愁。

“那就把我放到结界里去吧,一样升级。”陆夫人提议道。

“好啊,那你多升几级。多在这儿待一会儿吧。”

“我呸呸呸。”

“嘿嘿,所以要不要试着尝尝?”

“我拒绝。”

“把他想象成…呃,你喜欢吃什么?”

“我不喜欢吃这个。”陆夫人不假思索地回应道。

“不是叫你回答这个啊!”小绝急得脸色煞白。

“可是我真不喜欢吃这个,我没骗你。”陆夫人无奈地说。

“那到底怎么办?”小绝一时语塞。

“带我打怪升级好了,你家狗粮大队长呢?”

“你是说我的狼姐?”

“什么玩意,不认识。”

“白狼哎,你没有吗?”

“…”陆夫人沉默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非酋哦你。”

“柴犬崽子,回去我就干你。”陆夫人威胁道。

“哈哈…”

“别笑了,我是非酋,作为我女儿,你也脱不了非。”

“哦。”小绝莫名悲伤起来。

突然便深陷入了无可救药的沉静之中,隔着屏幕的一人一鹿互相对视着。

“咳咳。”小绝突然咳嗽了几声。

“感冒了么?这几天没去找你,就不知道自己照顾自己了?”陆夫人显得不太高兴。

“不是不是,我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诚实的小绝说。

“好,那缓解完了,我不喜欢吃。”陆夫人一挑眉。

“怎么又说这个话题?”

“我真不喜欢吃。”

“……”小绝有点小脾气,他果断点了育成,然后迅速地喂给了夫人三个蓝色素材。

“怎么样,好吃吧。”

“…”夫人不说话。

“夫人?”

“…”

“夫夫夫夫夫夫夫夫人?”

“…”

“卧槽夫人你不会被毒死了吧?”

“夫人?夫人?”

小绝见屏幕那边一直没有动静,简直吓坏了。他抱着一丝希望戳了一下屏幕上的小鹿男,结果只是普通的小鹿男触碰语音。他怀着砰砰直跳的心重启游戏,只见屏幕上弹出来一个更新提示。小绝点了确定,看着更新进度条上的山兔慢悠悠地向前跑,简直心急火燎。

【更新完毕。】

【正在进入服务器…】

迅速跳过动画,小绝来到了登录界面。

【更新内容:修复了现世召唤的bug】

小绝感到不妙,他进入游戏后便立即打开式神录---

果然,小鹿男头顶上那鲜艳的紫色大波浪卷,已经消失了。

小绝瘫坐在地上,心中充满了说不出的空虚寂寞感。

---------------------------------

“咚咚咚。”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敲门声突兀地响起。

小绝恼怒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大步走到门前,使劲一拉门----

一个高大的身影映入了眼帘。

小绝惊喜地抬起头,一抹熟悉的紫色立即被他收入眼底。

是夫人!

“绝儿啊。”

“夫人!”小绝扑入了夫人的怀中。

他的怀抱很温暖,仿佛能够治愈一切的伤口。如果可以,小绝真的想要永远沉溺在其中。

“好了。”他松开手,笑意盈盈地望着自己。

“真的是好久好久没见面了呢。”

“嗯。”小绝点点头,仍然惦记着夫人的怀抱。

陆夫人突然拿出手机,摆弄了一会儿,然后把它朝向小绝:“看好了。”

小绝定睛一看-----

【确定要删除“阴阳师”吗?】

【确定删除】

小绝目瞪口呆地目送着阴阳师被一点点送进回收站,抬起头不解地看看夫人。

“这样就完美了。”陆夫人也慈爱地看着小绝,“那么,下一个到你了。”

小绝领会了夫人的意思。他也不假思索翻出自己手机,删掉了阴阳师。

“好,绝儿真乖。那么为了奖励你,要不要来做?”

“啊?现在?”小绝懵逼。

“虽然你不清楚,但我记账记得清清楚楚。”陆夫人眼角流露出笑意,“傻逼绝。”

“呜…”小绝委屈地蜷成一团。

“算了,”夫人清清嗓子,“不逗你了。下午我想带你出去玩,现在太累了也不好,那就晚上再说吧。”

夫人要带我出去玩?

小绝无法抑制住不断雀跃的心,一边欢呼一边再次拥入夫人的怀抱。

“嗯!”

“这可比打阴阳师有趣多了,你觉得呢?”

没有回答的声音,两个人却对视一笑,彼此有了答案。

- ------------------------
感谢看到这的各位!⁄(⁄ ⁄ ⁄ω⁄ ⁄ ⁄)

总之我想表达的剧情就是:某非洲夫人被欧皇pi安利了阴阳师,某日肝得太累睡觉休息,梦到自己变成了绝儿的式神【没错中途互动那一段的小绝视角也是夫人梦到的】然后发现和绝儿在一起比玩阴阳师有趣得多,于是毅然决定删游戏去陪小绝玩。

然而自己写得太烂好像没表现出来?233333

总之米娜新年快乐w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