桜nya

萌清水腐的未成年人喵樱。不会画画和写文。混圈:
凹凸(瑞金/安雷安/雷卡/凯幻)
弹丸(十苗/苗雾/狛日/日七)
实况rps(p芬/12m/道魔/陆绝)
qq号457944702,既然关注了就顺眼k下呗

【12m学园paro】麦扣不让我说脏话怎么办在线等急

Cp:12dora×Mikeztm。

大多清水日常,部分肉渣,车并没有开起来。

内含少量p12和p芬,注意避雷。

芬达为性转。

学pa。大写的ooc。

含部分人物私设。

字数7000左右。小学生文笔。

以上。

     

     

     

     

     

     

     “近日我校风纪委员报道,在校园的各个角落里常常听见有同学说脏话说脏字,这是非常不文明的现象,我认为为了建立良好校风,创造文明的学习环境,我们班应该杜绝这种现象……”班主任老师板着脸站在黑板前,正一边扶着眼镜一边唾沫横飞。

     Mike安静地坐在课桌前听着老师的长篇大论。目前正在进行班会,老师正对大家大肆谈论说脏话的种种不良影响,即使翻来覆去地讲从头到尾都是那些措辞,Mike不禁感到无聊。实际上这种现象从建校以来就一直存在,只不过老师们一直以来关心成绩比较多,没怎么特别关注这方面的问题。

     “所以我决定,由一个同学来监督大家。这个同学谈吐一定要得体,并且要具有责任心,成绩也要好……”

     Mike又打了个哈欠。虽然他很想认真听老师的讲话,但是这实在太没劲了,他昏昏欲睡。

     “我认为麦克同学完全符合这个标准。”

     听到老师念到自己的名字,Mike吓了一跳,慌忙站了起来,见老师眼中流露出的期待,才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他向老师鞠了个躬:“我会努力的。”

     重新坐下时,Mike开始思考老师交给自己的任务。他环视四周,扫视教室里的同学们,他们大部分人都望向讲台上那个手舞足蹈的身影。Mike对所有人都很友善,又不是只知道学习的类型,在班级里也有一定的地位,搞定他们应该没什么问题。只不过……

     Mike的目光锁定了12。那家伙正用手托着脑袋心不在焉地看着天花板,很显然察觉了自己的视线便扭过头咧开嘴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这一会儿功夫里就趴在桌子上打起了瞌睡。

Mike叹了口气,只有12,他完全没有办法,只能慢慢来。对于张口闭口生殖器动不动就问候人家祖宗的石先生来说,估计根本不会把老师的话当回事。

他从来都是班里有名的问题学生。

以前他曾经无视校园规定不穿校服,天天一套西装西裤打理得倒是很整洁,回头率也很高。受到老师的质问时一脸无辜地说:“反正都是制服有什么问题呀。”于是差点被赶出教室。现在在自己的威逼下总算是能乖乖穿校服了,但也从来不好好穿,不是少系一颗扣子就是领子一边儿高一边低。

如果不是老师交给自己这个任务,他也许不会管12。

没有办法,只能开始想对策。

下课铃突然响起了,Mike的思绪回到了讲台上。只见老师念念不舍地又强调了几句,便离开了教室。

Mike决定现在就开始自己对12的管教。

总之,先去给对方说一声。

 

 

 

 

 

 

“不说脏话不说脏字?老师有说过吗?”12一脸困惑。

“你是压根没听课啊喂!”Mike无奈极了。此时他正和12坐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厅里。

“怎么样,做得到吗?”Mike见对方的头低了下去做出认真思考的样子,忙追问了一句。说不定可以?

“那我可不可以说‘麦扣我想干你屁眼’?”12突然抬起头目光灼灼地注视着Mike,一字一顿地说。那一双绿眼睛里闪动着狡黠。

Mike脸上的期待僵住了。他感觉自己的脸很烫,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些什么。事先准备的那些话一句都无法派上用场。

“十…12!我是认真的!”许久他听见自己带着几分怒意地说,声音有些颤抖。

“可以吗麦扣?不然我不干的。”12好像没有听见自己的话一样嘿嘿一笑。

Mike发现自己拿12完全没主意。

他十分窘迫,适应不了对方火热的视线只好悄悄将头偏到一边,从侧面看着12的脸。眼下那人似乎见自己没有再说话,伸了个懒腰便起身便要走:“麦爷你不说话我先走了阿,作业还没做完。”

“你等下!”Mike刚想阻拦,12早已走出门外好远,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Mike叹了一口气,突然看见12的座位前那杯咖啡还是满的。他小心地碰了一下,发觉咖啡已经凉掉了。他突然记起12一直是不喜欢喝太苦的咖啡的。

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点?Mike真是搞不懂12。

 

 

 

Mike正走在从学校通往宿舍的路上。

目前是执行任务的第二天,一切都还正常。大部分同学都很配合Mike的工作,即使有想发泄情感的时候忍不住冒个“卧槽”之类的出来,也都尽量自己暗地里说,从不会让Mike听见。

正当Mike为自己的任务完成得很好而感到安心时,不远处骤然响起一句刺耳的声音划破傍晚寂静的天空。

“12我草你妈!!!”

Mike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身回头率极高的装束就这样暴露在了他的视线中——那是石先生的西装。每次一离开学校,12总会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换回这套衣服,时刻都穿着它,只有睡觉的时候才会换下。

“魔王你个逗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只听见石先生辨识度极高的笑声在空旷的校园中回荡,很快另一个魔性至极的笑声也加入了进来,两重笑声流水一般灌入Mike的耳中,想关上闸?不存在的。

Mike只觉得心烦意乱。他铁着脸慢慢接近笑成一团的12和魔王,只感觉怒气在自己的心中聚集,不断地向上升腾。很快他来到了两人身前,但这两人很显然无视了自己的存在。

“卧槽12你别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傻儿子来追你爸爸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呦卧槽你大爷你个不孝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Mike就这样看着这两个人你追我赶做出类似于三岁小孩儿的幼稚行为,不禁扶额感叹自己怎么遇上了这样两个智障同学,真是造化弄人。

“诶卧槽麦扣!卧槽麦扣你怎么在这?”12似乎终于发现了自己,惊讶地向后一个大跳。

“什么麦扣,别光想吓唬我…….卧槽真是麦扣!!!”魔王一转身也被吓了一跳,赶忙跑到12身边,扬起头小声地问:“坏了,咱刚刚说话会不会人麦扣都听见了…完了我刚刚说脏字了怎么办啊???“

12连忙对他说:“没事没事,麦扣这么好不会生气的,我觉得肯定是这样……”

“喂,你们两个。”Mike忍不住打断了这两个人的谈话,“别擅自决定我的想法啊!”

“啊麦扣,我跟你说,我刚刚当着魔王的面吃了一根鸡腿,然后这傻逼一着急竟然自己被自己绊了一跤摔倒了卧槽太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呃……”Mike发现这个人压根就没有发现自己做错了什么。以他的性格他大概压根没当回事。Mike再次无奈地发觉,自己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对他说教,讲大道理他也听不下去。他斟酌了一会儿,最后只是说:“我不是说过不许说脏字吗?”

“啊?麦扣你还想着这事呀。我都忘了。”12嬉皮笑脸地说,“你知道的,有些话你不让我说,你这是在为难我石老板。”

“可我就是要为难你石老板”Mike拼命忍住没这么说。

他憋了一肚子的话和气话,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留下一句“算了”便丢下两个人扬长而去。

远远地他听见魔王好像在用惊喜的语气说:“麦扣没冲我发脾气!我靠我今天好欧啊!”紧接着12的嘲讽声又传了过来。

回宿舍的路上,Mike一边走一边暗暗发誓,态度一定要再强硬一点儿。

 

 

 

 

夜晚。

Mike独自一人坐在宿舍内的学习桌前复习今天课上的内容,昏黄的灯光泻下,为他的侧脸镀上了柔和的光芒。像这样寂静的环境,一切心情——无论是消极还是积极的,都变得棱角分明,十分清晰。Mike内心的烦躁不安,也暴露在世间之下。

这个宿舍里一共住着四个人。除了自己,还有Pi,12以及自己的知心好友陆之遥。现在陆之遥家里有事请假失踪了好几天,Pi也不在。据12讲,Pi似乎最近在泡妹子,对方好像叫什么什么凶达。而12,大概就是出去闹事,要不然就是在和隔壁宿舍的魔王和道长打游戏,过一会儿就回来。因此Mike只能得到一小会儿的清净时光,便于思考下一步计划该如何进展。

这时一双宽厚的手臂从背后环住了Mike的脖子,他立即想到12已经到了回来的时间了,便将头转过去,于是那张熟悉的脸占据了他的所有视线。

“麦扣,12回来了。”12压低嗓音,低沉的声线之中有着独特的魅惑力,刺激着Mike的听觉神经,他只感觉耳朵酥酥麻麻的。

对方与自己太过接近,说话时温热的鼻息就这么晕染在Mike的脸庞之上。灯光直下,他看不清12的脸,那五官在暧昧的光线之中变得模棱两可。

“12你写完作业了?”恍惚之中,Mike听见自己说。

只见12弯起眼睛笑了一笑。“作业?我不写作业。作业能让你爽?”

“你前天走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

12没有回答。他将Mike环抱在自己的胸前,手将Mike的脸托起,轻轻扳开Mike的嘴。Mike感觉什么湿湿软软的东西撬开了自己的舌头,占据自己的整个口腔,却又仍然在内不断游走,将更多的空间占为己有。迷迷糊糊之中他感到窒息,只得将额头紧倚着12,等待这个漫长的吻的结束。自己的身躯正紧紧地贴着12,Mike的心脏快速地跳动,似乎也隔着自己的身躯一下下地砸在12的胸口上。

反应过来时Mike发现自己已经被压在了床上,校服衬衫上的扣子也被解开了一半。他突然想起自己之前才暗暗发誓过要让态度更强硬一些的,不禁为自己之前竟然就将对方的亲热全然接受而感到后悔。

Mike看准了时机,趁12的身躯离自己还有很大一部分空间时,接着身型的优势灵活地从对方身下钻了出去,就在12错愕的目光下自顾自地系好了扣子,然后起身离开了房间。

他迈着大步伐在走廊里飞快地走着,从背后传来12焦急而掺着疑惑的阵阵呼唤。Mike可以清晰的听见12的脚步声在向这里逼近,最终在一个转身之间,12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Mike停下了,就这样一直站着,直视着12那双因映照出自己的身影而闪闪发光的眼睛。

“终于追上你了。麦扣你怎么突然就走了?”12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

Mike不打算回答。他沉默了一会儿,干脆跑到墙角蹲下,将头埋在膝盖里,不发出任何声音。

12似乎很疑惑地跟了过来,低下身子摇了摇Mike:“麦扣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哪里难受阿?要不要找校医?”

Mike只是把头埋得更低。

“哎麦扣你说话阿?卧槽你跟我闹什么别扭?”12见Mike不回答,语气变得着急起来。

Mike再次一动不动。

“阿麦扣,你是不是不开心?卧槽?哪个小王八羔子惹我家麦扣生气?咱搞他阿?卧槽敢惹我们麦扣?我不恁死他,我就不叫12…”

Mike这时候就很想回他一句。12你知不知道这个小王八羔子就是你?

“麦扣!麦扣!麦扣说话啊!麦扣呀!卧槽急死了。。。”

Mike并没有任何反应,他下定决心要让对方着急到自己反思到底做错了什么。

“啊麦扣麦扣麦扣麦扣麦扣……..”但是对方似乎并没有在想这方面多下思考,只是剧烈地摇着Mike。Mike经不住这几下子,只觉得头晕目眩,忍不住将脑袋拔出来,睁眼的那一刻仿佛看见了三四个12围着他转,好久才缓过来。

“别转了,我认输不行吗?”

12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随后又露出灿烂的笑容。“麦扣你终于肯理我了呀,嘿嘿。话说你刚刚到底怎么了呀?”

Mike奋力地挣脱12紧紧抓着自己衣服的双手,拍了拍后腿上的尘土站了起来。他没有立即回答12的问题,并故意用冷冰冰的眼神看着他。

“卧槽。”12立刻有了反应并显得有些慌张,“卧槽麦扣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害怕。”

“12,”Mike缓缓地开了口,“我再说最后一遍,配合我的工作,谢谢。”他飞快地向后退去。

“什么?”12摸不着头脑,歪着头眯起了那双绿色的眼睛,“什么工作?”他表现出努力思考的样子,许久后小心地问:“你不是开玩笑?”

Mike见他似乎明白了,微笑着点点头。

“再见。”

他宣布,然后转身便跑。

“等一下!说清楚啊麦爷!卧槽……”

Mike隐约听见了背后传来12的叫骂声。

还真是一点都不服管教…他苦笑道。

 

 

 

 

“所以,就是这样了。”Mike说,“怕你记不住我再重复一遍,要求我放得很低了,在家里你说什么都行,我管不着。但是只要在这间学校里走,你就要按我的要求,不说脏话,言行文明。这不单单是为了完成老师交给我的任务,也是我多年跟你交往有点受不了的一点,请你理解。呃,我觉得这个应该是比戒烟要容易一点的。”

12正坐在自己的面前,闻言赌气般地“哼”的一声,将烟狠狠地按在了烟灰缸里,大口吐出了白色的烟雾,然后便垂着头乖巧地不动弹了。那委屈的样子活像糖果被抢走的小孩。

“哦……我知道了…”他嘟囔道。

12再三追问,Mike不胜其烦,最终只得硬着头皮再跟他从头到尾把话解释了一遍,又为了恋人能好接受一点儿,放宽了很多条件。

但是12似乎还是不太能接受。看着他的丧气样,Mike不禁好气又好笑,也稍微有点儿心疼。他也能够理解,这就好像自己的正版游戏因为某些原因突然不能玩了,只能被迫玩盗版一样。正当Mike这么想的时候,12突然来了一句。

“那麦扣什么时候我能干你呢?”

Mike差点把眼睛摔下去。因为达到了目的而上扬的嘴角也僵在了原地。

没想到上次没做成,他竟然还耿耿于怀。

 “呃,这个……”Mike很尴尬,不知道如何回答。他现在开始认为,这个相比自己头脑超简单的人唯一进行的复杂思考,大概,竟然是如何干自己比较爽。

真是,特别的糟糕啊。

 

 

 

 

 

 

12推开刨冰店的玻璃门,一眼看见了那头显眼的粉毛。

果然在这啊,大p。

他怀着沉重的心情来到pi的对桌,拉开椅子后立即就座。粉发少年正慢条斯理地吃一份超大碗的芒果刨冰,见12来只是抬眼瞥了一下。“就来了。”

“来了。”12突然看见禁烟区三个红色大字,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恶狠狠地说。

“别这么着急啊,怎么?麦爷最近性冷淡了还是怎么的?”Pi慢悠悠道,满脸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

“去去去。”12翻了个白眼。虽然Pi说的好像也不算全不对……管他的。

“唉,”12开始说了,“我说大p你知道最近学校领导再查校园文明言行的事情吧?”

“知道啊,不说不就行了,管那么麻烦。”Pi回答,突然反应过来,“哦,对你来说可能难过得要死。”

“你说的真没错,不愧是大p。”12点点头,“卧槽然后你知道吗?麦扣他竟然被我们班主任选成监督我们的那个人了!就是阿,看谁说脏话,谁就得倒霉。唉真苦我家麦扣了,干这种得罪人的事。然后卧槽,我就成他重点保护对象了!我说脏话他就不理我!这我脑子不疼?我就只能憋在心里,这就很他妈难受啊卧槽。”

“可怜。”

“大p你不打算多安慰我一下啊?我快烂掉了阿。”12气得站起来坐下站起来,然后又倏地坐下,垂头丧气,“还是说,你也觉得他的做法很有必要啊?卧槽害怕……”

“不。”Pi正吃刨冰吃得起劲儿,却突然放下勺子眯起眼注视着12。12正觉得他被那双红眼睛盯得发毛,只听见他说:

“我觉得你保持这个样子就好。”

“啊?”

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你知道为什么你可以吸引我的注意吗?其实当初,被一群满口敬语的文明人包围不免会有点审美疲劳,这时候人群中出现一个张口闭口生殖器动不动问候人家祖宗的老大哥,我觉得很有意思,很喜欢你这个人。”

“卧槽,大p你怎么gay里gay气的啊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害怕。”12看起来很满意这个说法,但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有资格说我吗……在学校里公然就跟麦爷搞起来了,也不在意旁人的看法。”

“我说大p啊,你这样被人当成基佬就不好了。”12似乎完全没有听Pi说话,“多跟你老婆增进一下感情,要不要我来传授一下如何快速发展的经验啊?话说你老婆——就那个什么,芬凰院凶达是吧?长得是真好看,那银发柔软的,跟猫儿似的,你不是最喜欢猫吗?这就很好。还有那异色瞳,红蓝的,每一只都能盯着看好久,到时候一看不直接高潮了吗卧槽太触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鲧。哪有直接这么高潮的说法。另外你不要碰芬达,那是我的东西。”Pi顿了顿,又笑着说,“也没什么关系,都是我的就行了。”

“卧槽你又来——小心我告诉芬达啊。”

12和Pi笑做一团。

不久,Pi说:“话是这样说,麦爷的话你还是听从比较好,实在忍不住了,再向他说明,他会理解的。”

“哦……”12点了点头。

 

     

 

 

 

“我憋不住了!”12一个深呼吸后,突然仰起脖子冲着窗外的夜空大喊。

坐在一旁的Mike被吓了一跳。

12喊这句话大概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此时便大口喘着粗气,但看上去一下子来了精神。

“所以,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个?”Mike小心地拽了拽12的衣角,轻轻问。

Mike刚想去食堂解决晚饭,突然就接到12的电话,说要带他去一家豪华的大餐厅吃饭。此时两人刚刚找到一个靠窗的座位,服务员甚至还没上来问这问那。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12没有回答,只是闭着眼连续不停地口吐脏字,Mike不禁皱了皱眉头。

“12,旁边的人都在看啊。”他小声提醒。

“卧槽我不管啊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12重复着两个字。

Mike无奈极了。

距离之前对12说明一切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一个月了。12竟然真的坚持做到在校园里一点也不说脏话,可能是真的害怕Mike不理他吧。Mike想着不禁嘴角上扬。

大概恋人真的到极限了…….

Mike刚刚还存在的,对这连续脏话炮弹的不满,此时已经烟消云散,他现在只有对12的心疼。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Mike任由着12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哈哈,好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一个月的算是都说了。”12终于停了下来,然后狂笑不止。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爽啊!卧槽卧槽卧槽哈哈哈哈……”

Mike听着12充满特点的笑声,发现自己也陪着他笑了。

“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12的笑声突然越变越小,然后停了下来。

“麦扣!”12惊恐地扭过头来看着Mike的脸,“完了麦扣我又说这种话了,对不......”

Mike看着12快哭了的表情,突然感觉什么都无所谓了。

他仰起脖子主动吻上了12的嘴。

“麦扣你——”

12的话还没说完,就硬生生地被堵在了口中。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但很快就放松下来,露出柔和的目光。很快12的双手分别托上了Mike的背部和腰部,令他整个人被环抱在自己怀中,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继续交换完了这个吻。

由于Mike很快就挣脱了,这个吻很短暂。

Mike的脸颊变得微红。

“12,你饿吗?”他轻声问。

“当然。”12点点头,眼睛闪闪发光。“我今天约你的目的就是希望吃你啊麦扣,餐厅什么的,我从头到尾都没兴趣呀。所以现在我要说——”

 

 

 

“麦扣,我想干你屁眼。”

最终他这么说。

-End-

 

 

 

 

 

我知道结尾可能比较迷。那是因为我赶时间写提前没想好该怎么结尾,临时写的。【好不负责

总之想表达的大概是这些东西,感谢大家能看到这里…

然后,我不是吊你们胃口啊我是真的不写肉的,我还未成年啊x

顺带Pi那段话源于他本人的ask。因为写的时候就没看原文了,所以可能有些地方有出入,望谅解。

然后就求个评论或者心心…

以上。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