桜nya

萌清水腐的未成年人喵樱。不会画画和写文。混圈:
凹凸(瑞金/安雷安/雷卡/凯幻)
弹丸(十苗/苗雾/狛日/日七)
实况rps(p芬/12m/道魔/陆绝)
qq号457944702,既然关注了就顺眼k下呗

【12team多cp】蜜蜂骚乱

梗来源于小魔女学园。

Ooc有。

多cp注意避雷,主p芬。

小学生文笔。

节奏大概。。。。呃。。。超快。

世界观大概二三次结合。

都没问题的话,食用愉快。↓↓↓




芬达激动地望向那个透明的小罐子。那里面,一个新面孔正焦急地悬在半空,翅膀不断地拍动,发出令人烦躁的“嗡嗡”声。
一见钟情蜂。
被蛰的人将会爱上自己被蛰后第一眼看到的那个人。
千辛万苦总算是搞来了,不容易。芬达高兴极了。
有了它,拿下那个粉毛也不成问题咯~♪
芬达一边打着主意,一边又将目光投向玻璃罐中那个横冲直撞的小家伙。那尾部尖利的蛰针看上去是那么健壮,芬达不由得将自己的希望寄托于此。
然后,便宝贝般捧起这罐子,小心翼翼地向Pi所在的房间走去。
芬达早就盘算好了, pi被蛰之后就装作关切的样子凑近他,然后Pi第一眼看见自己,岂不美哉。再然后,为了避免搞出什么大事情,就立即将蜂子收回,再再然后,这就算是完事了。
计划万无一失,芬达信心满满地进入了屋子。
跟他想的一样,Pi正一副邋遢的模样瘫在床头,一手搂着猫,一手抓着手机津津有味地看着,似乎是在刷微博。芬达推门走进来,只是漠不关心地扫了一眼,便再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了。
真是不忍直视,自己竟然会喜欢上这样糟糕的人。芬达一边鄙夷地看着,一边悄悄地拿出罐子,随即打开了盖子。那小家伙被闷了很久,此时得到这样一个重见天日的机会,立即兴致勃勃地飞了出去。一切都按计划照班进行着。
芬达在一旁急切地观望着。这一见钟情蜂不愧得到这么高的评价,英勇神猛地朝着Pi冲锋。马上就要大功告成,芬达迫切的心情更是达到了顶峰。很快他见那小家伙紧贴上了Pi的脖子,露出了那根令人惊心动魄的蛰针,一切准备就绪——
“啪!”
一声巨响,划破了屋子里的寂静。
芬达被吓了一跳,他紧张地定睛一看,那一见钟情蜂的偷袭似乎并未成功,反而被敌人察觉。此时它正不住地振动着翅膀,恍恍惚惚地在半空中绕着圈,似乎被这一掌强大的气流震晕了。
顿时芬达懵了。怎么会这样?自己的计划就这样失败了?
芬达此刻真想放声大哭一场。但似乎没人给他这个机会——
“我靠干啥啊?吓得我直接一个手贱滑到刺儿上去了!谁弄出这么大声响?”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芬达一看,傻了眼。陆夫人正坐在电脑桌旁,他的电脑上是以撒的结合的死亡画面。陆夫人怎么在这?为什么刚刚自己进门没注意?
“是我。”Pi面无表情地回答,“有只苍蝇闯了进来,我要把它赶走。”
“不要弄出别的声音了!我以撒连输好几把了。”陆夫人无奈地回吼了一句,戴上了耳机。
总感觉Pi的话好像还有别的意思……算了不想了。芬达摇摇头,正盘算怎么把蜂子神不知鬼不觉地捉住,突然感觉不妙。
那家伙,好像在向夫人那边去?
芬达急了,撒脚便往陆夫人那儿赶去。可人的两只脚哪比得上蜂子的两对轻盈的翅膀?芬达意识到自己并不可能赶上了,于是为了避免陆夫人爱上自己,他只好就此撤住步伐,眼睁睁地看着那一见钟情蜂的蛰针刺入了陆夫人的后脑勺。
顺其自然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如雷贯耳的惨叫声如期而至。
“狼嚎个pipi?”Pi不耐烦地扔下一句话,“吓我一跳。”
陆夫人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怎么了?惭愧到装死?不像你啊。”Pi饶有兴致地看着。但陆夫人没有像往日一样反驳,Pi很显然意识到了不妙。他从床上爬起,“怎么了啊这是?”他一边向陆夫人走去,一边纳闷地说。
芬达心想不妙!陆夫人岂不是得爱上pi!他急得直跺脚,内心早已呐喊“别过去别过去”。Pi当然不会就此停下脚步,他要看个究竟。
完了。
芬达绝望。
当陆夫人伸头望向Pi的时候,芬达心想:一切都结束了。他已经从陆夫人的眼睛里看见了小心心。
真一见钟情了啊。
芬达哭笑不得。
接下来就是好戏了……
不对啊?明明是我先的……
“我怎么能这么愚蠢…”免费的演出很显然已经开始了。
陆夫人深情地望着Pi的眼睛。Pi冷漠地看着陆夫人。
“我,我很后悔…万分后悔,我以前怎么能那样对你…”
“我怀疑你脑子有问题。”Pi很快地打断了他,芬达看见他已经开始冒冷汗了。都是我的错!芬达恨恨地想。
“不!这是我的真心话!Pi!其实我…我…”
“你先别我我我了,先去看看医生吧,给你一个建议。”
“Pi,我喜欢…”
“那么巧啊,我也老喜欢我家猫了,喵来喵一声——”
“nya~”猫很配合地喵了一声。
“不是那个意思!其实我喜欢…”
“什么你竟然说你喜欢我家皮皮!切,真逊。”Pi满脸冷漠。
芬达在一旁憋笑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想起来要把那只惹事生非的一见钟情蜂捉住。眼前那家伙似乎瞅准了门缝,像个畏罪潜逃的罪犯一般,飞快地冲向门外。
芬达见状,着急地喊:“抓住那只蜜蜂!它就是罪魁祸首!”随后,便带头向外追去。Pi犹豫了一会儿,也追了出去。陆夫人一看,急匆匆地向Pi跟去。不一会儿,房间里只剩一台电脑,和上面刚复活的以撒,呆呆地站在房间中央。
经过楼梯来到楼下的房间,芬达看见小绝和毛豆正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小绝手中捏着遥控器上下晃动着,不一会儿便锁定了少儿频道,看着子贡向动画摇头晃脑,看上去开心到了极点,而毛豆则昏昏欲睡。
芬达没时间吐槽,揪住小绝就问:“你有没有看见一只蜜蜂?”
“没有!”小绝很不高兴地回答,“我要看动画片啦,让开——啊!”
突然小绝脖子一缩,脑袋紧接着就耷拉下来了。芬达心里一紧,对刚下楼的Pi说:“后面!”Pi心神领会,赶忙跑到沙发一旁搜寻着一见钟情蜂的踪迹,芬达也赶忙帮着找。
这时,陆夫人气喘吁吁地出来了。“Pi……我有话要…要对你说…”
芬达大惊。他怎么跟来了?芬达冷静一想,灵机一动,对陆夫人说:“夫人,你女儿小绝好像被蜜蜂蛰了一下。”
陆夫人听了,果然一皱眉便担心地向小绝迎去。“绝,你没事吧?”陆夫人俯下身仔细地看着小绝,正好这时小绝一抬头,俩人四眼相对。芬达看见小绝眼睛里冒出了爱心。
“妈啊——”小绝长啸一声,扑了上去。陆夫人措手不及,慌慌张张地挡了这一下,就见着小绝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立刻一阵懵。“怎么了你这是?发情期了?不对吧?这不是flag吧…”还没等他说完,小绝便开口了:“夫人你,真,真是,真是个好妈妈啊!”
“啊?”陆夫人摸不着头脑,“你发烧了?没事吧?”
“夫人,夫人夫人夫人!我以前怎么能,怎么能那么不听话惹你生气!我真是,真的太不懂事啦!”小绝说完,抱着陆夫人嚎啕大哭。
难道这孩子懂事了?陆夫人吓了一跳,连忙安慰,也暗暗想着。很快他发现不对,那耀眼的粉毛男人和芬达跑了!他们跑了!陆夫人又气又急,无奈小绝一直缠着自己,也抽不出手来去追。唉。陆夫人一面安慰,一面叹着气。给孩子找个好爹真难啊。
天天收到区别对待的毛豆冷漠地看着两人,干脆扭过头看起了电视。诶这个动画片真好看……啊?





Pi和芬达正跟踪着那所谓的蜜蜂。闲暇时期,Pi开口便问:“那是什么?”
“一见钟情蜂。”芬达简短地回答,他不想耗费体力说话。
“哦。就那个?牛逼了。”Pi一惊。这样的话,所发生的一切也好解释了,包括陆夫人突如其来的表白,幸好自己机智。回想起来,Pi还是有些后怕,连忙深吸一口气。
“对,就那个。”
“谁带来的?”Pi突然又问。
芬达沉默。
“是你吧,看这反应。”
“是又怎么样。”芬达有点儿脸红。
“不怎么样,想知道呀。小芬达肯定也费不少心力吧?要我想,这么懒惰主义的你,花尽心思把这东西带来,是有什么想法?想蛰我吗?”Pi笑盈盈地追问了一堆,似乎一点儿也不觉得累似的。
“呃……”芬达尴尬地顿了许久。
完了!!!!!!露馅了!!!
怎么办啊!这样的话!Pi!Pi!他就知道!知道我!我!我……
芬达心中早已乱作一团,正编造着谎言,就听Pi那边儿带着笑意说:
“没有这个必要哦。”
啊???
芬达怀疑自己听错了。
Pi那边还在继续说:“完全是无意义的行为,就算真的蛰了我,也和以前不会有两样哦?”
芬达这才听清楚。怎么?对方这是…在告白?
芬达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心情了。他在想自己要不要辩解一下,还是就这样顺其自然。这么琢磨着,脚步不由得慢了下来。
以前总在模拟着Pi跟自己告白的种种情景,现在真的发生了,芬达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这还真是…
“快点啦菜鸡,我看你是想让这只不知好歹的蜜蜂在全世界里飞一圈,好引起世界轰动才好。”Pi的调侃突然传来,完全打乱了芬达的思绪。芬达这才发现自己奔跑的速度变得像蜗牛散步一样了,他有点不服气地重新调整了一下步伐,盯住远处飞舞的身影快速地跑起。
嘛,等结束这场闹剧,再想怎么办好了。就这样决定了。






12和Mike正在酒吧约会。
虽说是约会,但似乎没有一点约会的气氛。Mike十分冷淡,基本上不正眼看12,只是一直再喝自己那杯柠檬水。
要12说,带Mike来酒吧就是要来喝到醉的,结果这家伙竟然点了杯柠檬水。算了,也不计较了,谁让我这么宠我老婆呢。
但这现场的气氛真的太尴尬了,就是连12这种粗神经大大咧咧的人也感觉很别扭。两个人之间基本没有什么交流,只是12单方面地总是在嘘寒问暖,Mike也只是嗯嗯啊啊的应着,显得12婆婆妈妈。
12也很无奈了。为什么Mike就不能开放一点儿呢?
这时,一只蜜蜂振动着翅膀嗡嗡嘤嘤地落在了Mike的杯子上。12立刻心想展现自己男子汉精神英雄救美的时刻到了,手疾眼快地扬手一个巴掌就要往下落。
那蜜蜂赶紧起身惊慌失措地飞走了。12看不见蜜蜂,立刻到Mike身前去邀功请赏:“麦扣你看我多么英勇。我把那打扰咱俩的坏蜜蜂赶走了。嗨呀真是的,竟然对我家麦扣有所企图。”
Mike不言语。但他的头埋得更低了,干脆贴上了桌子。
“麦扣你怎么不说话阿?”12见状不乐意了,一开始自己说什么Mike还会应几声的,现在不但不应声,还趴桌上闹起别扭来了。这是干啥阿?
Mike还不说话,12便觉得不对劲了。这毕竟不符合Mike的性格。
“麦扣~”12一边大声呼唤,一边慌乱地凑近眼前的少年查看情况,还没等他足够近,Mike便缓缓地抬起了头。
这,这是变僵尸了么?还没等12吐槽,Mike便说话了。
“石先生,真的是个很好很温柔的人呢。”Mike有点儿羞涩地一笑。
我靠?
12dora,突然兴奋的患者.jpg。
咋回事儿啊?
难道是12我热情的举动和勇敢的行为终于感动了他?
12按耐不住雀跃的心情,麦扣呀麦扣,攻略你可不容易啊。每天这样殷勤得像条狗似的,总算让这铁树开花了。
“以往,总是对你如此冷淡,如今我对你表示歉意。”Mike又说。
12眼看着Mike清澈的双瞳中流露出温柔和爱意,双颊也染上了绯红,瞬感小鹿乱撞。
可爱,想日……
阿不对不对不对。12收回了这危险的想法,刚想开口说点什么,便听见Mike又一句令自己不敢相信的话。
“12,我以前总是抛下你,自己去美国,但现在,我决定了。我要留在国里陪你。”
What?
什么情况?
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比如愚人节?
幸福总是来的太突然,甚至让12产生了怀疑的心理。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
“弹烟灰的样子也很——”
Mike还没说完,只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
“那蜜蜂进屋了!我看见了!!快点你个菜鸡!诶你怎么那么快等等我!Pi我操你大爷!”
“傻逼芬达。”
谁啊?
闹那么大动静干什么?打扰我和麦扣。
12瞬间不爽起来。弹烟灰的样子到底是怎么样啊,帅?脏?还是什么?
12还在寻思,突然听见一阵粗暴的脚步声,两个人便风尘仆仆地闯了进来。
一个一头骚粉,一个满头苍白。
Pi?芬达?
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只见Pi抢先一步走到前台,不加任何前戏便问:“请问你们有没有看见一只蜜蜂?很危险的,请快些。”
原来是为了蜜蜂啊。12想没想便招呼他们:“大p!看这里!”
Pi一个转身望向12:“哦,是你。蜜蜂呢?”
“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好像去屋里了。刚刚还想袭击我家麦扣,可惜被我发现了。”话音刚落,芬达便闯了进来,一边大喘气一边问:“一见钟情蜂呢?”
一见钟情蜂?
12闻言,仿佛明白了什么。他看向Mike,对方正微笑着欣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可惜了,这一切都是因为那蜜蜂。
唉。看来在攻略麦扣这件事上,还需努力阿。可惜了。
想明白后,12便站起身。他还对那蜜蜂耿耿于怀,于是自告奋勇地说:“芬达你和大p去忙好了,我来逮它。”
“你行吗?”
“感觉不大靠谱。”
“呃……”12有点郁闷,“怎么都不相信你们的当家呢。我就非要捉了它出气了,Mike我们走。”
“好的12。”Mike点点头。两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P芬的视野中。
“任由他们去好了。”Pi见芬达还有点不服气,立即安抚,“大当家肯定有他的办法的。”
“好吧。”芬达勉强地点点头。







夜晚。
芬达伸了个懒腰,倒在了床上,一个翻身,一双带着狡黠的笑意的暗红色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我的妈呀!”芬达吓得一个激灵,“Pi?”
“怎么了?你不也默认关系了吗?那同床共枕有什么问题嘛。”Pi振振有词。
“什么?我说什么了吗?”芬达无语。
这未免发展的也太快了。
但是,令人气不打一处来的同时,自己的内心深处,似乎在渴望,在欣喜。那是一种对未来的憧憬,也算是结束了劳累的一天之后的轻松。
真是的。就这样随他去好了。
芬达会心一笑,重新一个翻身,也沉入了梦乡。




第二天.
12dora的微博。
“一见钟情蜂好吃,转发抽两个。”
Pi和芬达:……
---END-------

评论(5)

热度(39)